以愛曝光幸福照相館 攝影師千紅:這時代我們只對「可見的」事物感實在

Browse By

「傳說中小矮人會將寶藏埋在彩虹的盡頭。一些人就認為小矮人很不智,因為誰都能看得見彩虹,寶藏誰都唾手可得。其實小矮人這個想法聰明極了。彩虹是光線的折射,所以每個人在不同方位凝視時它的位置都不盡相同,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到達別人的彩虹盡頭。就如『相遇』一樣,這些都是無法強求的。有時窮盡一生尋找都無法到達目的地,有時緣份剛剛來臨在路上輕易就遇到了。」

90後攝影師李維燊(千紅)

2016首度在國家地理雜誌攝影比賽赢得佳作賞後,90後攝影師李維燊(千紅)開展了以攝影為職業的生活。Facebook專頁「幸福照相館」以照片和文字記錄了他與未婚妻的生活點滴,吸引到不少戀人來慕「照」而來,希望千紅能為他們留影,「一些年輕的客人會坦言,結婚擺酒都是為了應付父母親朋並不出於自己所願。因此整個過程能夠有一部分是為自己而做,為自下美好的回憶,他們都感到很開心。」千紅笑言,有時聽著客人們不同的經歷,會對結婚有多種不同的理解,「聽著聽著會感覺自己都結了很多次婚」。

一期一會

千紅為新人與幼稚園師生拍下了大合照。

為戀人們留下愛的影像,千紅時常與客人游走日本,留下難忘風景,「有次在日本一個公園幫客人拍婚紗照,突然附近一間幼稚園可能是放小息吧,有幾個老師帶著一大堆小朋友過來。那些小朋友可能看到婚紗覺得好奇不停探頭張望,後來看著看著更圍著新娘轉圈唱歌跳舞。最後問了幼稚園老師意願後,我們還拍了大合照。」

馬來西亞情侶的婚照攝期兩度延遲,幸好最後能在東京完成。

難得更在這季節拍得到富士山的全貌。

他又提到曾經有一對馬來西亞的情侶來找他拍婚照,不過因為日本颱風緣故,由原來到京都拍和服照延期變成到福岡拍照,「沒想到後來山竹襲港又去不成,最終再延期幾個月才成功在東京拍了婚照。不過奇妙的是,整個旅程不但都是晴天,更難得拍得到富士山的全貌。有時緣分就是如此巧妙,你很想要的卻往往不能盡人意,但有時上天換過來又會將另外一樣東西給你。」

一身

2017年6月,千紅開設了以年青人為主要教授對象的「幸福寫真教室」,開始了日本美學及攝影技巧的教學課程,「這些學生和我一樣都是處於人生剛剛起步的階段,我們就像一同進步一同成長。」課程中有學生尋得志趣相投的另一半,亦都有學生尋到「自我」,「一些仍在求學階段的學生,有時更會向我傾訴一些讀書時遇到的困難,甚至心事。作為他們半個老師,除了攝影的事情,還能為他們的人生提供一些意見及幫助,令我感到很滿足。」

對學生們在群組中守望相助,有困難時總會有人跳出來幫忙解決,這份情誼更令千紅相當感動,「這些都是令人感到窩心的地方,亦都不停改變著我的心態。最初經營教室的幾個月,我只擔憂著能不能收生和成本問題。但經營下來這些問題都慢慢放開了,我覺得在這個教室製造出的這些不同的相遇,令我見識到世界更多事物。」

獨一無二

為了確保每個時刻萬無一失,婚禮攝影一般都會採用數碼相機拍攝,不過千紅表示近年不少人都會要求以菲林拍攝,「因為數碼相片好像份外『容自家易』,基本上不會出現誤差,在按快門之前我們就能輕鬆通過電子觀景器掌握一切,一個按鈕就可以將成品複印成多個文件,立刻就可以發給其他人。可是這種完美卻讓我們失去了期待感,亦失去了獨一無二的感受。而菲林每一格每一張都是化學反應出來的成果,就算我在同一位置連拍連張都不會一模一樣。」惟不少人都會覺得菲林是古老的產物而無法信任它,千紅感嘆指這是現代人的心魔,「去到2019這個時代,我們只對『可見的』事物感到實在。其實是我們的心態轉變了。」

萬裏挑一

後來千紅除了數碼相機,更時常會用自家改良過的即影即有相機和中片幅菲林相機PENTAX 67II拍照,「69年時日本Asahi Camera即旭光學推出了PENTAX 67,它採用了單反相機同樣的設計,不同的是配備了一塊巨型反光鏡。後來98年又推出了它的第二代,一些組件改用了塑膠物料,去改善重量的缺點 。另外又加上了一些電子功能,有測光還有自動曝光(AE)。」

PENTAX 67

他更直言自己對PENTAX67II愛不釋手,就算機身重如舉鐵都必須帶出門,「雖然它的機身很大很重,但我實在太喜歡它了。由於它本身片幅很大,與傳統比135相機比起來它一格菲林的尺寸大概是大4.45倍左右,即是說它的受光面積是較大的,令到照片拍出來後的過渡、立體感和顏色都會比較好看。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