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求老伯道歉反遭聲討 自閉兒母親:車廂入邊嘅人群係公義?

Browse By

「成件事我一直都冇去特登鬧個阿伯,全部都係啲旁邊鶴聲我我才反擊」,姓黃媽媽昨午與自閉症兒子乘搭港鐵時,兒子疑不慎踢倒身旁老翁遭拍打,黃女士制止反被車廂內乘客「聲討」,促使她在月台上向港鐵職員聲淚俱下,但無奈老翁最終被放走。她凌晨在facebook貼千字文控訴,問「車廂入邊嘅人群係公義?地鐵職員係公義?公義已經俾架地鐵車走曬(晒)」。


事發昨午約2時,約40歲姓黃婦人帶同患自閉症尚未能開口說話的兒子,由旺角乘港鐵往銅鑼灣看針灸醫師,列車途至金鐘站,其子疑不慎踢倒一名老翁,她連續道歉8次,老翁仍不滿,還出手拍打其子。

黃女士凌晨在facebook貼文憶述事件經過,指知道老翁打了兒子一下,便問對方發生甚麼事,「伯伯個樣好惡語氣不太友善講佢踢到我,我話唔好意思仔仔係特殊小朋友,人太多我抱住佢踢到你對唔住,以上對話和伯伯的面部表情來回重複8次」。

此時,附近有女乘客指是男童踢到老翁,黃女士於是解釋「如果世儒唔小心踢到嚟我同你講對唔住,但唔代表可以俾人專登打佢,另一男士有嚟話我教下你個仔啦,我話佢係特殊小朋友唔懂事我已經好努力教,然後有個阿叔大聲講打佢咪打佢囉」!黃女士聽罷已哭成淚人,反問「如果你嘅小朋友或者你嘅孫唔小心整到人,你已經講咗對唔住(係咪)俾人打都冇問題」,結果被對方用粗口反擊。她直言:這些說話是「完全踐踏我嘅尊嚴,我直情喊到失控收唔到聲」。直至到金鐘站,黃女士與老翁同樣落車轉線,她再次要求老翁道歉,但「阿伯大聲講我係老人家講咩對唔住」。其後,一名男途人亦指責黃女士「蝦阿伯」。

港鐵職員最後到場調解,老翁和該男途人已進入車廂,乘車離去。警方到場調查時,剩下黃婦及其子在月台上,黃婦再訴說事發經過。她在貼文引述警員稱,若她要追討要先到警署,但小朋友會好論盡,「我話你呢番說話係公義?車廂入邊嘅人群係公義?地鐵職員係公義?公義已經俾架地鐵車走曬,我話乜都唔使做喇,我已經冇話可說。」而警方最後將事件列作糾紛案調查。

黃女士說:「憤怒嘅唔咪因為阿伯,世儒唔小心踢到佢佢可以選擇原諒或者不原諒,但我已8次低聲下氣地說孩子是特殊小朋友對不起,你哋呢班所謂正義人士冇人出手幫過我兩母子,到第9次啊伯依然咁大聲回應我嘅時候,我提高聲浪話我仔仔唔小心踢到你有錯,但你專登打返佢亦有錯,就即是(刻)全人聲討話我蝦阿伯,仲生安白做事情及人身攻擊,繼而地鐵職員及警員的所謂公義令我整個人亦憤怒得粉碎了。」

黃女士原文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