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提20年前遭性侵經歷 張文慈:面對唔到「迷咩」個字

Browse By

就近期擴散到香港的性侵風波,多年前曾自爆遭迷姦的張文慈(Pinky),再被舊事重提。在昨日播出的無線節目《東張西望》,被性侵經歷令Pinky變成別人眼中的壞女人,從此身心受盡壓力,在節目中她堅強講回當日情況及往後艱苦歲月。

Pinky憶述十多歲時返暑期工,在工作中認識一位男同事,事發當日一齊食飯,她強調大家不是男女朋友關係,當中還有另一位女同事一齊;但在吃飯時,她被人在飲品中落藥,清醒時已不知發生甚麼事,耳和身體都有流血,事發後她第一個感覺是很驚,並想即時離開現場。問到為何沒報警?她說沒有,更沒告知家人,因為給知道就很大件事,死硬!雖然她有跟朋友講,但沒有太大幫助,她當時只能做的是不再見該男同事。她說:「報警即係講畀人知,畀人笑會好醜!」

直至入行後,Pinky在一次訪問中無意向記者透露此事, 報道出來後她卻被戴有色眼鏡,覺得她利用這經歷來做新聞,好負面也好醜,她不敢出街,最難面對是家人。Pinky說到這裏雙眼紅紅強忍淚水,說:「性侵字眼好難講出口,講呢兩個字出嚟我會覺得好核凸囉,迷咩嗰個,我係面對唔到㗎依家!用性侵來形容會好啲,原來喺娛樂圈要講性話題出來,被人侵犯,係要多一重壓力,一般人唔係咁容易接受。」她說當時講完被前公司(亞視)雪藏,拍戲角色全部抽起,記者衝去她家採訪,令她好驚,壓力崩潰,事件一直放不下,令她愈來愈封閉,到30多歲時有少許抑鬱及不狂,耳鳴令她大嗌,情緒有少許不受控,睡不到很不開心。(電視截圖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%d bloggers like this: